In here

焰厨。无文笔无剪辑无画画的三无视奸狂魔小透明,还是个ky的话唠【。

©In here
Powered by LOFTER

【POI】Don't Di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G【无虐无肉,没错,我(的文笔)就是清(奇)淡(烂)寡(无)欲(比)

特殊题材警告:无


设定为3.12的正剧(脑补)向超短话唠小短文。



        Shaw把狙击枪往后一背,头也不回的跑下了楼,恨不得脚下生风直接跳下所有台阶。这不像她,她总是最游刃有余的那个。

        而一个游刃有余的特工会在狙击后通过狙击镜确认目标死亡和任务完成油然而生的快感,再不紧不慢地把自己心爱的狙击枪拆好放回枪袋,最后吹着口哨去找个酒吧来上一杯威士忌。

        但Shaw今晚甚至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射中了膝盖,她能确定的是,那两个control的傻大个特工不会再站起来了,但Root仍在那个笼子里,垂着头,像一株焉了的什么植物,她面前是con·奥斯卡·trol,那个居然欺骗了Shaw并差点就爆了她头的前雇主。

        一想到这里Shaw就很火大,一个爱演的老碧池,一个连自己模拟界面都救不了的“无所不能”的电线服务器,还有一个单枪匹马逞英雄被抓去审问的蠢货。每一个都能把Shaw逼疯,而它们还混合在了一起,像火和硝化甘油一样在她脑子里燃烧爆炸,使得她呼吸不自觉的加重。

        Shaw重重甩上车门,再一脚把油门踹到底。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有一个微弱的声音细细地在她滚滚发烫的脑子里响起:别死。

    

        别死。


        Root虽然知道她不会死,the Machine已经用摩斯码告之了她的现在的身体状况:心率从140降到110,大概也就高血压病人的心率,右耳失聪,左臂和右耳的伤口差不多不会流血了。

        但机器感受不到痛,此刻Root的心脏仍狂乱地竭尽全力撞击她的胸腔,而胸腔已然不是胸腔,是坚硬的水泥墙,墙上早已溅满鲜血,她感到她肉做的心脏血肉横飞,她墙壁做的胸腔像骨头一样被撞得裂开了缝。

        哪一个更疼,Root不知道,她仅有的思考能力都留给了倾听the Matchine给她的指示。Root知道她的上帝正在救她,虽然在昨晚中枪到被control扎了三十多针时,她真的觉得自己不会被救,但她没有丝毫悔意,甚至像一个殉道者那样开心地这样想过:起码Root是为救人而死。

        在她支离破碎的身体和大脑被疼痛搅在一起,抽离她时,脑海中失去思考力的那部分悄悄地喊了一声:别死。

    



        当Shaw赶到那个废弃大楼时,她的生气check list又加了一个:湿漉漉的状态下疯狂爬了十楼,真他吗难受,Shaw希望她不会因此得什么类风湿头疼。从下水管道爬出来的时候她或许应该和那几个男人一样回家换件干净衣服。但想到control抓住了Root,Shaw没得选。

        这怒火随着她看到control的那个时刻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喝了一口上好威士忌的全身爽快。真的,谁不喜欢看到一天前还要两枪爆自己头的嚣张碧池像一个黑色胖蘑菇一样狼狈地耸低着头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Shaw爽得要夸上Root两句,好酒通常分享后更美味。但她不自觉上扬的嘴角在看到笼子里另一颗在角落里狼狈的瘦小蘑菇后迅速拉下。她当然知道桌上那一堆蓝橘针管意味着什么。

        那个声音又回到Shaw的脑子来了:别死。

        “嘿,蓝蘑菇,在你真变成蘑菇长这之前快起来,我们得走了,估计他们的援军十分钟后就会....”Shaw蹲下来不耐烦地拍打昏迷状态Root的脸颊,接着突然被Root抓紧了手,她的手就保持在贴在Root左脸的姿势,“八分二十九秒,从东南方向来,所以我们要从别方向离开这。”Root的嘴角又笑裂到‘调戏’档位,Shaw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嫌弃地甩开手。

        “先知没有预测到自己被揍得站不起来,嗯?”肖嘲讽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她黑漆漆的目光和枪马上转向了control。“不,the Machine说还不能。我们走吧,Shaw。”Root拉了拉Shaw外套的腰部,又趁机用力一拽,借力踉跄站了起来。Shaw觉得她要翻两次白眼才抵得上Root这蠢样。

        “Okey,但绝无下例。”在咬牙切齿不情愿地收回枪后,Shaw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瘦高女人。“并且你最好走快一点,我们要在我改主意之前离开这”。Shaw几乎是架起了软绵绵的Root。

        Root此时正在和快要闭合的眼皮和急促无规律的喘息作斗争,但她拼尽全力也........绝不要放过调戏Shaw的大好机会。“‘我们’?噢,我真希望我这只耳朵能亲自听到你这句话。”

        意外地,Shaw没有翻白眼的念头,Root颤抖不稳的声音驱散了她没能把control爆头的怒气,像是一泓清泉那样包围着她,安抚着她。她觉得比喝纽约最好的威士忌都更能让她感到爽快和开心--Root还活着。但Shaw的理智不会承认这点:Root只是一个作死的蠢蛋,而她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二轴。

       

         就像Shaw打死也不会承认,在赶来路途中,她脑子里回响着“别死”时,Root的样子占据了她的脑子。






------------我-是-分-割-线-----------------


小人本是住在粮食边的蠢牛,吃着粮食快乐无边【。

然而文笔太烂(懒)一直不产不出奶【。

欢迎大家批评和喜欢。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