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here

焰厨。无文笔无剪辑无画画的三无视奸狂魔小透明,还是个ky的话唠【。

©In here
Powered by LOFTER

【杂】虚妄

#警告: 个人随笔,非文。占tag。抱歉

几次提笔不知从何说起。之前不明白的事情有些想通了,有些不想再想了。比如为何“退圈”的总是“大大”,不过是简单的幸存者偏差。我辈默默的小透明不关注了,也就是举足轻重罢了。

但我尊重每一个“大大”。哪怕这个系列的词现在名声臭得不行,但我始终认为,能成为“大大”,或金钱或时间或才华的投入总有一样或几样多或大多数人。

“粉丝的爱都是平等的”是政治正确。

但对于偶像也好,圈子也好,投入精力更多的人为什么不值得敬重呢。真的要每一个“大大”意味变成圣人标准,完美无缺,才有资格被喜欢和敬重吗?“大大”不是真正意义的明星,并不靠公众而活,真的能要求他们对公众负责吗?



记得入同人圈时自己身处现实的焦虑,而彼时被很多写手大大的文字给抚慰了。
记得被喜欢的写手回复了的开心和兴奋。
记得第一次为肖根和剧熬夜投票,大家在群里互相打气,寂静的仲夜里隔着电脑却人声鼎沸。
记得门徒大大的蛇精病群,虽然我几乎从不说话是个坐台(x),但我每天都会翻聊天记录。
隔着屏幕觉得,有一点点美好,细小的,如屏幕荧光般的。

我喜欢这些人,每一个,每一个。尽管我只是个现实中狼狈者,也只视奸不面基。但,这份喜欢有时胜过几千公里远地球另一端的偶像。也许我从来不是合格的忠实粉。比起遥远都偶像,这些相识或熟知的人才是温暖的来源。


所以昨晚大概只是不希望这些人会莫名背锅,或者又只是满足我自私的好胜心?我自诩自己是事实,被人身攻击再反击,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陷入了“我视他人为傻x,他人见我应如是”的胜负欲里冲昏头脑。直到,我是一部分,或就是全部的原因,让一位关注的人哭了。


我如身心浇透水,在冰凉中冷静。

我删掉了自己所有有关评论,仅留道歉。


我如被湿衣紧覆,在冷风中打颤。
我没能帮助到某大大,甚至只是做了给喜欢的大大招黑的“反工”。也没能说服预设立场的对方改变看法看到我所看的事实。然而我所作所为或许除了导致无辜的人哭泣并无所获。我本意非如此。


我如梦中之人,被倾盆的冰水浇醒。

我到底,一直在,喜欢什么?
偶像?圈子?或者只是我自己?


昨日深夜,我却如大梦初醒,除了一脸懵逼和无力感一无所有。

仿佛我做了一个很久很久,虚妄的梦。

因肖根而起,最终和肖根无光的,长达一年的梦。


既然是如此自我任性的梦,最后一次,让我自私的占个tag。
结束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