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here

焰厨。无文笔无剪辑无画画的三无视奸狂魔小透明,还是个ky的话唠【。

©In here
Powered by LOFTER

【POI】Root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G

#513正剧向小短文#
#欢迎一切批评捉虫#




中央公园有一棵榕树,好吧,实际上有好多棵。但shaw喜欢的是它们之中最大最老的一棵。如果坐在对面的长椅上,抬头就是葱郁不见天的翠绿繁叶,垂目则是纵横交错的粗壮盘根。


shaw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常常过来,凝望着这棵全纽约最沧桑的榕树。直到遗忘时间。这对一个任务多的特工并不正常,尤其是shaw这样规律而节制的特工。


“所以你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喜欢这样吗?”...Reese坐在轮椅上顺着shaw的目光望着这棵树。


“它又大又绿,有助于眼睛焦距调节预防近视。”推着轮椅的shaw敷衍的回答,“你问了两次了”。


“…我以为你喜欢这棵树。”Reese停顿了一会说道。


“…它只是一棵树而已。”shaw没有撒谎,也没有回答。实际上她并不太想回答。



她自己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她在看着一棵树的时候所有僵硬的特工神经都放松下来,每一个紧绷的细胞会舒张。

她条理清晰的大脑每次试图深入思考原因的时候,却如撞进了满是迷雾的山谷。


shaw选择不去纠结。

 

Reese沉默了很久,轻轻说了一句“每个人有每个人放松的方式”,算是赞同shaw并结束了这个话题。

 

shaw默默把轮椅往回推。

 

虽然Reese从那一场大战之后捡回一条命,但身体似乎被死亡的阴影笼罩始终不能好转,Finch远走他乡,偶尔给他们寄一次问候和他们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他们的老伙计Fusco也退出了警局的一线工作,更多的做做文职。

 

shaw还是shaw,她似乎幸运的没从那场大战里受重伤,她的四肢在每天定时的锻炼下依旧健康发达,足够踹倒纽约每一个想要欺凌他人的傻大个号码,足够射穿每一个拿着枪的犯罪份子号码膝盖。

 

但她似乎不太记得清楚他们是如何赢的这场艰难的战役。旧时战友有默契一般的对shaw缄口不提那场大战的细节。

 

shaw选择不去纠结。

 

某天还是没有任务的傍晚,shaw早早的解决一顿牛排后随着下班的人群在纽约城里流动。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这棵树面前。

 

shaw喝了好几杯鸡尾酒,她带着一点晕晕乎乎的感觉在那个老位置坐了下来。

 

shaw看过电视,那些西装革履的纽约客们总喜欢下班回家后总是甩掉外套瘫在沙发上,她并没有过过这样无趣的白领生活,但shaw觉得此刻的自己感觉和他们差不多。放松,舒缓,啤酒,和电视里更无趣的脱口秀。

 

而那棵榕树就是她的电视。

 

她望着它出了神,她直勾勾的凝视着那伏在地上的榕树根。


直到呼吸突然加重。

 

这一次,她虽然亦是放松,但脑子突兀地,飞速转动。她感觉听到脑海里有此起彼伏的枪火声,但是画面却模糊不清。

 

“快走,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她似乎冲谁吼着,但视野里那个方向却是一片黑影迷雾。

-谁?


视野一转,Reese拿着手机,冲她摇了摇头。她觉得心脏如同发病一般被狠狠搅紧,动弹不得。

-为什么?


脑海里的画面快速旋转,她站在纽约的公墓,说了一句goodbye。

-父亲?不是,cole?不是。在手术中没能挽救的病人?在枪林弹雨中没能保护的号码?不,不。


事物像黑雾一样模糊,散开,重组。Finch悲悯的看着她,问“你真的不记得她了吗”。

-不,不。她的心脏和脑子开始一起疼痛,不是那种她不怕的疼痛。


而耳边却响起Reese低沉的轻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放松方式。”

-到底是…


所有脑海中混沌的雾气般的景象又刹那间消散,耳边夜晚纽约城熙熙攘攘的嘈杂人声不断变大,老榕树又跃入shaw的视野中。

月光和路灯交辉,榕树发达错杂的根系在夜晚影影绰绰。


“…Root”。

 

shaw盯着根,念出这个音节。


似曾相识的既视感涌来,像要溺水一样的难受。shaw大口大口喘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过了许久,她的呼吸才稍微平稳一些。shaw觉得脸颊冰凉,她伸手一模,全是晶莹剔透的水。

纽约城皓月当空。




日月如梭,星辰流逝。而老榕树的根却愈加繁茂不息。




【中央公园似乎有榕树的吧?】
【来自记性不太好的作者】

评论(2)
热度(26)